1. <output id="g1dnc"></output>

    “錯換人生28年”事件陷僵局 如何讓悲劇多一些溫情?

    2020-06-28  來源:央廣網

    0

    央廣網北京6月28日消息(記者管昕 胡曉輝 范存寶)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如果可以互換人生,你會如何選擇?通常情況下,人生沒有如果,很多時候也無法選擇。但無巧不成書,互換人生真的在現實中發生了。

    江西青年姚策今年2月查出患癌,母親許敏欲“割肝救子”,才發現在生產的醫院抱錯了孩子,親生兒子并不是姚策,而是和杜萍(化名)生活在河南的郭威。一段“錯換人生28年”的秘密就此揭開。

    今年4月,此事經多家媒體報道后,持續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但遺憾的是,涉事醫院和兩個家庭至今未能就責任和賠償達成一致意見,而患癌青年姚策的病情近日又持續惡化。如何終結這場醫患糾紛?悲劇之外,怎樣才能多一些溫情?

    江西九江的許女士準備割肝挽救晚期肝癌的兒子姚策時發現,自己和丈夫與兒子姚策并沒有血緣關系,一番查證后得知,姚策的親生父母是來自河南的杜女士和郭先生,而28年前,許女士和杜女士均在開封市醫專第二附屬醫院、現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進行生產。許女士說:“這造成我們家28年的骨肉分離,而且造成姚策從出生的時候就沒有選擇?!?/span>

    此前在上海治療時,姚策曾在社交平臺定期進行直播,與網友分享他的抗癌故事。起初,他每天晚上都會進行為期一個小時的直播,開始放療后改成每周六直播一小時。6月25日,姚策的社交平臺簡介已變成,“由于病情惡化,暫時無法直播”。許女士說,目前姚策已是肝癌晚期,在上海東方肝膽醫院進行放射治療,癌細胞不斷擴散,病情已經非常嚴重。許女士說:“得了這么重的病,他整晚地睡不著覺,他也在擔憂。他說‘我的病怎么辦吶’,他也為我們著想,看到我和愛人兩個人奔波在路上,天天這么辛苦的籌錢,我們家該賣的都賣了,我們本來是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庭,瞬間就這樣破碎了?!?/span>

    姚策的代理律師周兆成認為,由于河南大學淮河醫院28年前在實施母嬰分離管理措施中出現的重大工作失誤,導致姚策沒有及時接受嚴格的乙肝阻斷治療措施,而姚策罹患癌癥,與他沒有及時接受嚴格的乙肝阻斷治療措施有關。周兆成表示:“根據《全國乙肝疫苗免疫接種實施方案》第一條規定,乙肝病毒感染是引起慢性肝炎、肝硬化和原發性肝癌的重要原因,因此河南大學淮河醫院應該對其承擔責任,但是很遺憾,到目前為止,醫院仍然堅持認為姚策患癌不是‘醫院錯抱事件’直接造成的?!?/span>

    今年4月,姚策的父親姚先生趕到妻子許女士當年生產的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就此事和醫院進行溝通,醫院方面態度積極。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院長張祎捷今年4月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表示,事發后醫院方面非常重視,也組織了臨時處置小組,醫院方面期待并將全力配合各方的調查,如果醫院方面確實存在工作漏洞絕不回避,需要追究相關工作人員的責任,醫院也絕不會包庇,但由于28年前涉事的工作人員已經退休,醫院正在將這一情況向上級主管部門進行匯報。

    許女士回憶,當時他們對于醫院的積極態度心存感激。她說:“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那邊也表示了,他們會負責,還說會幫我們找醫療資源、找辦法,態度非常好。當時我們非常地感激,就跟姚策說這個病有救了,涉事醫院會給你救治的。當時醫院答應說第四個療程全權由他們負責的?!?/span>

    可讓許女士沒有想到的是,從今年5月開始,醫院的態度從積極變成了不聞不問。她說:“哪曉得到了五月份第四個療程,醫院馬上就跟我們翻臉。從5月份到現在一兩個月了,醫院哪怕是只言片語,都沒有給我們打電話問候一下?!?/span>

    周兆成向記者透露,姚策本應靜養不受外界因素干擾,由于河南大學淮河醫院一直沒有拿出積極的態度解決問題,導致姚策的情緒一直受到很大的影響。6月22日,周兆成作為姚策的代理律師,代表委托人姚策一家向河南大學淮河醫院發出《律師函》,提出由于河南大學淮河醫院28年前,在實施母嬰分離管理措施中出現的重大工作失誤,直接導致包括姚策一家在內的6口人,遭受錯換人生28年的悲慘遭遇。

    周兆成說:“6月24日快遞記錄顯示醫院已經簽收,但是很遺憾,河南大學淮河醫院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同時該醫院的上級主管單位河南大學和開封市衛健委也在第一時間就該事件成立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但是截至目前,姚策一家以及代理律師并沒有等來河南大學淮河醫院積極解決問題的態度,也沒有等來開封市衛健委和河南大學聯合調查組就該‘錯抱事件’發布的任何調查結果?!?/span>

    27日晚,牽頭處理此事的院方負責人之一、河南大學淮河醫院醫患關系辦公室主任張鵬在接受電話采訪時稱,此事發生時間久遠,醫院已很難查清責任人。此外,當年大多數醫院對新生兒的護理模式是母嬰分離,給“錯抱”帶來一定隱患。

    張鵬還表示,醫院首先認為這是一個悲劇,所以從姚策養母尋子到姚策前往上??床≈委?,醫院都愿意盡最大的努力幫助這兩個家庭,不管是誰的責任、不管什么原因,首先要先治病救人!張鵬說:“我們第一時間專門跑到江西九江看望了患病的姚策,而且當時送上了2萬塊錢的慰問金,還有3萬余元的藥物,而且之后家屬也是說想去看上海頂尖級的專家,我們也派人員陪同去看了,所以我們是積極配合這件事的。家屬說往下要協商,包括誰賠償,我們邀請兩個家庭來開封協商這個事情,而且在開封市衛健委的主導下,我們協商了幾遍?!?/span>

    目前,雙方的談判已陷入僵局,而兩個家庭尚未向法院正式提起訴訟。雙方的爭議焦點,主要是姚策的病情由乙肝發展成肝癌晚期,是否和“錯抱嬰兒”有因果關系,涉事醫院是否要為此承擔責任。

    兩個家庭認為,正是因為“錯抱嬰兒”,導致院方1992年未能對剛出生的姚策進行乙肝病毒母嬰阻斷。而院方認為,受當時醫療水平限制,1992年院方不可能對其進行乙肝防護。對于責任的劃分,張鵬稱,醫院并不回避,愿意承擔應付責任?!皟蓚€孩子確實是在我們醫院出生的,而且這一家當時就回了江西九江,而另一方則生活在河南,不存在后期的‘錯抱’,‘錯嬰’事件是在我們醫院發生的,所以我們醫院對這個該承擔多大責任,我們會積極承擔。但是家屬提出來的姚策患肝癌和‘錯嬰’事件有沒有必然的關系,這個是我們爭論的焦點。在1992年,是沒有這種母嬰阻斷技術的。我們也調了相關的條文政策,畢竟已經過去28年了,我們也很慎重,包括找相關的肝病專家進行了論證。我們覺得他罹患肝癌,包括他得乙肝,到最后乙肝引發肝癌,是不是有必然的因果關系,這是我們的矛盾分歧點?!睆堸i說。

    涉事醫院還給中國之聲發來了一份關于此事件的《調查進度報告》,里面詳細記錄了此事發生至今的全過程時間點。其中提到,患者家屬向醫院索賠800萬元,包括對姚策的肝癌治療負責到康復等要求。對此,院方無法接受。張鵬說:“當時家屬情緒很激動,而且在媒體上還提出了要我們賠償800萬,還提出找相關律師,到國家衛健委要求撤銷我們醫院的三甲資格等,要走司法途徑。我們當時也提出來,走司法途徑可能對目前來說,可以更快地解決這個問題,能夠讓姚策包括雙方家屬得到合理的經濟賠償。我們畢竟是公立醫院,也是國家資產,不可能在沒有法律的保護下進行天價賠償。其實我們的總體目標是一致的,在法律框架內,早點得到合理的經濟賠償,讓患癌癥的小伙能早日戰勝病魔。另外有經濟賠償,也避免導致家庭再陷入貧困?!?/span>

    張鵬還表示,院方愿意就“錯抱嬰兒”向兩個家庭支付精神賠償,在法律判決賠償之外,也會通過慈善基金的方式,對兩個家庭進行幫扶。

    “錯換人生28年”事件,近兩個月沒有積極進展。院方和家屬各執一詞,聯合調查組的結論又遲遲沒有結論,法院訴訟也要經歷相對漫長的過程。一切都需要時間,而無情的病魔卻沒有給出時間讓各方統一意見。

    不幸患癌的姚策,病情在持續惡化,今年他只有28歲,正是青春壯年,還有一個2歲的兒子嗷嗷待哺?!板e換人生28年”,給了他天大的意外,命運還能否給他多一些溫情?事件進展,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


    關于我們 |  人員查詢 |  誠聘精英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商務合作 |  最新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京ICP備09012885號
    投稿郵箱:gmjzw@163.com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公民網觀點,
    如有不當或有誤,請聯系本網客服QQ:1943557797,我們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網 www.closey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