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g1dnc"></output>

    騰飛的十八洞村(決勝2020)

    2020-05-06  來源:三秦網

    0


      圖片由十八洞村提供。
      制圖:汪哲平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我們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今天,人民日報社與中國作家協會聯合主辦的“決勝2020”征文正式開篇,首篇推出的是作家李迪采寫的報告文學《騰飛的十八洞村》。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十八洞村,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精準扶貧”,本文講述的正是十八洞村脫貧奔小康的故事。

    ——編 者

       

    這里是湖南湘西十八洞村。一個古老而年輕的苗族村寨。

    青山環抱,綠水流翠。木樓相依,萬瓦如鱗。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了這里。在村民的曬谷場上,在一棵高聳入云、有著三百多年樹齡的梨樹下,面對圍坐在身邊的父老鄉親,習近平總書記第一次提出了“精準扶貧”,指導全國扶貧攻堅戰。沉睡在貧困中的十八洞村,自此蝶變,張開多彩而勤奮的翅膀,飛翔在脫貧奔小康的春風里。那樣耀眼,那樣明亮!

    十八洞村由四個自然寨組成,習近平總書記所去的寨子,因為有梨樹,就叫梨子寨。

    村黨支部書記龍書伍說,論季節本是初冬,我們卻迎來一場春風!

    行走在綠水青山的十八洞村,你會時時被精準扶貧、自強不息的故事所感動。

    梨花朵朵惹人愛,采擷幾朵存起來……

    金蘭蜜的故事

    扶貧工作隊隊長龍秀林嚇了一跳!

    當他就著星光走上前去,這才看清,路邊黑乎乎的一堆,不是柴火,而是一個人。

    天寒地凍的,這是誰呀?

    還能有誰?村民說,龍先蘭!

    聽村民講起,龍秀林心頭一沉。原來,龍先蘭年幼喪父,母親改嫁,唯一的妹妹也跟著走了。他以酒澆愁。哪兒醉了哪兒睡,吃了上頓沒下頓。

    這不,大年三十,家家都在忙過年,他又醉倒在路邊。

    龍秀林急忙抱起他,兄弟,你醒醒,醒醒,跟我回家!

    他把龍先蘭領回自己位于鄰鄉的家,妻子正忙年夜飯。臘肉,酸魚,蒿草粑粑。

    哎喲,這是誰呀?

    這是我弟弟。

    ???以前沒聽你說??!

    哈哈,現在說也不晚呀,他來跟我們一起過年!

    要得,我添雙碗筷!

    龍先蘭愣住了。龍秀林說,先蘭,咱們一筆寫不出兩個龍。從今往后,你就有家了。你是我弟弟,我爹媽就是你爹媽!說著,他把爹媽請出來:爹,媽,您們看,我弟弟俊不???兩位老人一看兒子“撿”了個弟弟回來,笑得合不攏嘴,遂按苗家認親禮,給他包了一個大紅包。龍先蘭再也忍不住了,淚如雨下。爹,媽,他大聲哭喊著,老天不公,我一再失去親人,我沒有希望,我只有喝酒,我兜里永遠沒有錢!現在,我又有家了,又有爹媽了!往后,我要聽你們的話,聽秀林大哥的話,活出人樣兒來!

    打這以后,龍先蘭扔掉了酒瓶。龍秀林逢人就說,先蘭是我弟。當然,幫助龍先蘭脫貧,成了他進村后百忙之外的又一忙。小伙子正當年,光打零工不行,要引導他干一番事業。龍秀林先幫他擺了個魚攤,養魚賣魚,還叫妻子動員姐妹們都去買??升埾忍m天生不是買賣人,嘴笨,不久就收攤大吉。再干啥好呢?龍秀林拍著腦袋苦想。忽然,一只蜜蜂沖他一臉的汗飛來。他一躲閃,來了主意。哎,讓龍先蘭學養蜂行不?苗家自古就會養蜂,但都是散養,星星點點,成不了氣候。如果龍先蘭能辦個蜂場,養成規模,采自大山的天然土蜂蜜還愁沒有銷路嗎?到時候不怕他嘴笨,只怕供不應求!

    龍秀林把想法一說,龍先蘭拍手叫好,可接著又攤手為難,我跟誰學呀?再說也沒本錢啊。龍秀林說,師傅早給你請好了。本錢你還愁嗎?哥有一塊餅,就有你一半!就這樣,龍秀林自掏腰包,把龍先蘭介紹給鄰鄉的養蜂專業戶,并為他購置了蜂箱等物件。龍先蘭嘴笨手不笨。出徒后,第一年養的四箱蜂就掙了五千多元!他高興得手舞足蹈,首先想到的是把本錢還給龍秀林。龍秀林說,還啥?看你那破房子,風來透風,雨來漏雨,還不趕緊翻修了找媳婦,想打一輩子光棍嗎?

    到底是哥。話說龍先蘭三十了,媳婦還不知在哪兒呢。十八洞村像他這樣的光棍還有不少,成了扶貧工作隊的心病。脫貧先要“脫單”,無家心不安。為此,工作隊在村里舉辦了四屆相親大會。第一屆舉辦時,龍秀林就把先蘭拽去,跑前忙后給他當“媒婆”。

    關鍵時候,龍先蘭的嘴也不笨了,說我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但有一身好力氣,哪個姑娘跟上我,我讓她幸福一輩子!說完,就地十八個俯臥撐。臉不紅,氣不喘,一下子就被板栗村的姑娘吳滿金看上了。

    姑娘看上不行,爹媽不同意。

    小吳主意正。不管爹媽同意不同意,自己跑到十八洞村。兩個人一起打掃龍先蘭的房子,光是垃圾就裝了五口袋。

    龍秀林聽說后,選了個好日子,帶上妻子,叫上村干部,一起來到板栗村為龍先蘭提親。他對兩位老人說,先蘭有家??!我是他哥,這是他嫂子,這是村主任,這是村支書。我們都是先蘭的親人,也是您們的親人。我們真心擔保,先蘭是個好后生,他現在不是酒鬼了,是個養蜂能手,姑娘跟他錯不了,你們二老就放心吧!

    小吳爹說,離了窩的小雞要自己找食,受了欺負別后悔。

    小吳媽說,孩子認準了,我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

    龍秀林趕緊接上話,二老同意啦?

    兩位老人不說話。隔了一會兒,又點點頭。

    龍秀林小跑著回來向兩個人報喜,說恭喜恭喜,好事成雙??!老人同意了,這是一喜,我剛得到消息,精準扶貧貸款下來了,每個貧困戶五萬元,這是又一喜。這下你們的蜂場可以開張了!

    蜂場很快開張了!兩個相愛的人從此開啟了辛勤而甜蜜的生活。在兩個披星戴月的身影背后,180個蜂箱如繁星飛落在百花叢中。

    當小吳準備把收獲的蜜帶回家給爹媽品嘗時,不留神被蜂在臉上蜇了一下。

    爹一看到她的臉腫了,就吼起來,我就說他是酒鬼!媽心疼地掉了淚,閨女,這婚咱不結了!

    哈哈哈,小吳笑彎了腰。你們快嘗嘗,這蜜甜不甜?

    兩位老人蒙住了。

    很快,在嗩吶和鞭炮齊鳴中,龍先蘭和吳滿金喜結良緣。他們的蜂場產出的蜂蜜也正式命名了。啥名?夫妻倆名字里各出一字——

    金蘭蜜!

    “愛在拉薩”

    沒的事。這是龍拔二大媽掛在嘴上的話。

    可是,那時候,她正“有的事”。

    而且,不是一件,是三件。件件愁死人!

    先是老伴病了。椎間盤突出。不能下地,不能坐,只能躺床上。地里的活兒干不了。還要看病,打針,一年要花好幾千塊錢。家里還有個老奶奶,日子也指望她。

    再一個,家里上百只羊突然得了病,一下子全死光了。不能吃,只能埋了。龍拔二哭干了淚。埋完了,不想回家,坐在地里到天黑。

    第三件,喜憂參半?;蛘f憂大于喜。唯一的兒子楊英華,考上了華東師范大學。這是寨子里第一個大學生。鄉親們都來祝賀,龍拔二卻眉頭緊鎖。這是要花錢的事??墒?,錢呢?孩子很懂事。高中時住校,到了晚上,有錢的同學去逛街,他坐在寢室不出去??涩F在不是逛街,是要真金白銀,學費、生活費。

    說實話,一般人都難以承受這樣的壓力。何況,龍拔二已經是六十多歲的老人。她咋供得起呢?

    她挺直腰桿,沒的事。

    偷偷的,把家里最后一頭耕牛賣了。

    家里本來養了三頭牛。兒子上高中的時候,就賣了兩頭。兒子知道了,說媽你把牛賣了,咱家的地咋耕???她說沒的事,還留著一頭呢。地也不多,有一頭就夠了。

    現在,為了給老伴和兒子湊錢,她把留下的那頭牛也賣了。兒子急得哭。她說你小聲點兒,別讓你爸聽見,他病著呢。家里的地我想辦法請人幫忙。放心吧,沒的事。

    請誰幫忙呢?又哪兒有錢請呢?龍拔二只能自己當牛。她背著家人,買了一臺便宜的旋耕機。當地人叫鐵牛,類似手扶拖拉機,在機頭前方安裝了可以旋轉的犁刀。耕地時人雙手攥緊了把,掌握方向。犁刀旋轉,泥花紛飛。半天下來能把人震酥。這都不說,鐵牛重一百五六十斤,龍拔二家的地在高坡上,咋抬上去呢?

    龍拔二喘了口氣,沒的事。她把鐵牛的零件,一個一個地拆開,裝進背簍里,分幾次背上山。背到山上后,再一個零件一個零件地組裝起來,然后就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到底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干了不一會兒就累了,一屁股坐在田坎上,看著要耕的地還沒有盡頭,坐著坐著,眼淚就下來了。

    一天的勞作結束,龍拔二又把鐵牛拆開,用背簍一次次背下山,明天接著干。就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終于耕完了。把種子和希望一起種下去,用腳蹚平。暮色四合,地里一串串歪歪扭扭的腳印。

    這樣的苦日子到底結束了!龍拔二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村里,從此村子走上了脫貧致富之路。這里山高地少,種糧食困難,但山清水秀、風景宜人,可以發展鄉村旅游,靠旅游脫貧。于是,進村的路拓寬了,家家門前鋪上了青石板,村民的房屋裝修好、衛浴改造好了,整個村子煥然一新。節假日的時候,全村游客多時一天能有七八千人。為了接待游客,一家又一家開起了農家樂。龍拔二家當然不例外。老伴燒柴、煮飯打下手,龍拔二親自掌勺。苗家美食棒棒噠。最多時家里坐滿十桌客人。一撥客人走了,又一撥客人來了。龍拔二再也不用上山了,坐在家里就能掙錢。

    話分兩頭,再說說她的兒子楊英華。時光荏苒,英華以優異的成績在華東師范大學畢業了。這樣的好苗子,當地市縣機關早就盯上了。眼看就要跟兒子團聚,龍拔二高興得睡不著覺。

    可是,有一天,突然,她接到了兒子的電話,媽,我要到西藏去支教,那里需要我!

    龍拔二愣住了。她萬萬沒想到,兒子不回來了,要直接去拉薩。

    而且,合同一簽就是十年!

    就這么一個兒子,日思夜想的。龍拔二很揪心。孩子,你能不去嗎?她心里翻江倒海,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媽,咱家現在脫貧了,生活好過了??蛇€有沒脫貧的地方啊,我們不能忘記。多的話也沒有,媽,請您原諒我!

    徹夜未眠,輾轉反側。

    第二天一早,龍拔二撥通了兒子的電話——

    沒的事。十八洞人的心,要像十八洞那樣大!

    接到媽媽的電話時,楊英華已經踏上了前往西藏的旅程。四十八小時的硬座,吃不好,睡不著。當火車翻過唐古拉山時,上吐下瀉,頭暈眼花。他瞬間體會到父母的擔心。但是,他無怨無悔。

    送走了又一撥客人,龍拔二在圍裙上擦擦手。她抬起頭來,遙望綠水青山。她知道,在山的那頭,就是拉薩。

    十八洞村的農家樂,各家的名字各家起:阿雅民宿、幸福人家、精準坪廣場飯莊……

    龍拔二家的最特別——

    “愛在拉薩”。

    回鄉種黃桃

    隆吉龍是村里最早去廣東打工的,一去二十年。

    二十個春秋,事業有成。買了房子,買了車,結了婚,有了孩子。

    現在,要舍棄這些幸福滿滿,重返十八洞村——那深山老林,那陡坡爛路,那養肥的豬要幾個小伙子換著肩抬出大山才能賣的日子,重回記憶中這樣的村莊,得要多大的勇氣??!

    但是,他毅然轉身。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準扶貧”,隆吉龍聞訊徹夜難眠。最終他說服愛人,離開繁華地,踏上回鄉路,去跟村民一起建設家鄉。一人美了不算美,全村都美才叫美!

    下高鐵后坐上長途汽車,在服務區休息時,隆吉龍在水果攤上看見了他沒見過的桃,金燦燦的。

    這是啥桃?

    黃桃。

    多少錢一斤?

    十五塊。

    ???你賣金子吶!

    你不買沒關系,嘗嘗!咬一口,甜掉牙!

    隆吉龍一咬,牙還在,心甜透!

    你從哪兒進的?

    哈哈,還用進嗎?自家種的!

    哦?你種了多少?

    二十畝。

    一畝能種多少棵?一棵能結多少果?

    一畝照著小三十棵種,一棵能結上百斤。咋的?哥,你有意種嗎?

    有意。咱們保持聯系!

    隆吉龍買了一袋黃桃,就像買了一袋金子。

    十八洞村山多地少,村民人均合不上一畝。種糧食只夠糊口,談不上收益。也有種西瓜或煙葉的,比種糧食好。但又能好到哪兒去呢?一畝地種西瓜,刨去成本,純收入也就幾百塊錢。種煙葉也就這個價。而這兩樣東西都很“矯情”,種兩三年必須換地方,再種下去就會生病,侍候不了。特別是種了煙葉的地,土是散的,風一吹跟沙子一樣,回過頭再想種玉米都不成。不少地就這樣撂荒了,實在可惜。要是用來種黃桃多好??!一棵樹別說結上百斤,就結個七十來斤,每斤也別說賣十五塊,就賣十塊吧,那一棵樹結的桃就能賣七百多塊錢。一畝地也別說種小三十棵,就種二十五棵吧,這樣一算,收入都有小兩萬!隆吉龍越算越高興,對,回村就發動大家種起來,讓黃桃成為脫貧桃!

    然而,當他興奮地把桃分給村民品嘗時,各個都叫甜,可一說起種桃來,跟著要種的只有四家人。隆吉龍愣住了。他又把賬響亮地算了一遍,聽的人還是笑而不語。終于,有人說話了,桃三杏四梨五年,掛果不是短日子,中間樹要有個病災啥的,地就廢了。又有人說,我家的煙葉正綠著,掙多掙少的,當年就見錢。還有人說,咱這地方以前從沒種過這個,誰知這金貴東西水土服不服?隆吉龍明白了,黃桃究竟咋樣,誰心里也沒底。我說出花來,不如種出果來。他說,這樣吧,我家有幾畝地,我先種起來給大家當樣子!我也提個主意,誰家愿意把地流轉給我種黃桃,你地里原來種的東西每畝純收入是多少,我現在就給你!或者干脆,旱地每畝給四百,水田每畝給六百,簽下合同按年給,所有風險我承擔。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黃桃種起來!春天有花看,秋天有果吃,吸引更多游客來十八洞村,為咱點贊,也給咱送錢!

    話音落下,一片叫好。

    連家里的帶流轉的,隆吉龍拿出打工攢下的辛苦錢,種了一百畝黃桃!

    農諺不虛。第三年,掛果了!

    隆吉龍聽了賣桃人的話,樹壯果肥。他把剛掛的果全打了,再養一年樹。

    第四年,黃桃大豐收,金鈴滿坡搖。

    村民們眼見為實,大呼小叫,我要種黃桃,我也要種黃桃!隆吉龍跑前跑后,買苗送苗,指導栽種。

    黃桃處處開花,村民張張笑臉。

    村委會換屆,村民一致選舉隆吉龍當主任。

    當上村主任,隆吉龍和村干部們為發展十八洞村要做的事,比樹上的黃桃還要多——

    要把飛蟲寨到當戎寨的路修通,這條路村民盼了二十年;要把青石板鋪到田間地頭,方便村民雨天下地,更為發展休閑觀光式農業打下基礎,讓游客暢游綠水青山,分享春種秋收的快樂;哦,最重要的旅游項目是開發村里的大溶洞——那個溶洞,大洞套著十八小洞,號稱夜郎十八洞,也是本村美名的來由……

    忙了一天的隆吉龍走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盤算,如同當初走在回鄉的路上……


    關于我們 |  人員查詢 |  誠聘精英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商務合作 |  最新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京ICP備09012885號
    投稿郵箱:gmjzw@163.com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公民網觀點,
    如有不當或有誤,請聯系本網客服QQ:1943557797,我們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網 www.closey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马报